黄平县人民法院

http://huangping.guizhoucourt.cn:80/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法官论坛

案例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案例研究

他家的出路在哪里?

发布时间:2016-03-27    

 

[案情]原告王甲与被告王乙系同族兄弟关系,王家世代居住在黄平县翁坪乡新街村,该村寨地势为北高南低,X808县道(以下称通乡公路)穿村而过。从本世纪以来,为了交通方便,一些居民相继从距公路北侧较远的地方,移居到公路南侧。2009年前,原告王甲的堂兄王丙已经在通乡公路南侧修好自家的两层房屋。
2009年原告王甲经批准,在其位于通乡公路南侧(王丙房屋后)的承包地内修建房砖木结构一楼一底钭屋面房屋一栋,大门朝南面开,大外门是自家责任田,田外直下两米高的坎后,是本村梯田直下到河沟。原告主屋后为原告家修的一层平房,再后面(即北面)相隔王丙家房屋是公路,平房屋面南侧距通乡公路约3米,平房屋面略高于公路面,基本上处于一个水平面上。
2009年原告修建房屋时,在被告王乙家承包田靠公路一侧的后坎开了一条钭坡便道与通乡公路相联,以便运送建房材料。房屋修好后,原告家可沿着自家屋西侧与被告家承包地相邻的最窄处为1.2米的通道,往屋后(北侧)通乡公路方向通行,直到通乡公路外坎上到公路或者从运料便道上到公路。2012年的航拍图上,历史通道和运料便道,均清晰可见,与双方陈述及村里其他证人证言证明的事实一致。
后来王丙在原告家外出务工期间,侵占集体土地在自家房屋西则(靠近被告承包地方向处),未办理任何审批手续,在通乡公路保坎处打基础,将原来所搭建的作为猪圈和卫生间的偏房拆除,向西扩建为两层砖混房屋,将原告家及其承包地直上通乡公路的直路堵死,原告家只好从运料便道上通行。
2015年4月,被告王乙按照县国土局的批复,在公路南侧自家的承包田中修建房屋。批文要求王乙建房时,北距通乡公路5米,被告王乙按此要求建好房屋之主体结构,另在这5米间的属于自家的承包地范围内砌砖盖板与公路面平,上面作院坝,下面作为底下室用。此附属结构将原告的临时运料便道封闭,原告家无法出入,从而引发双方的相邻纠纷。
之后,与原告东侧相邻的王军及其兄弟共同将通往原告家的通道用木板拦住,不让原告家从他们的土地上通行,至此原告出路全部被堵塞,生产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纠纷发生后经村、乡组织多次调解未果,原告即于2015年6月8日诉到法院,同月18日,经法官、翁坪乡政府领导和新街村支书、村长与第三人即原告堂兄弟王丙协商,达成由王丙拆除其后来扩建的房屋的外墙1.3米作为通道让原告家通行的协议,当日原告申请撤诉。过后第三人王丙反悔不同意拆墙,原告再次诉到法院,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王乙让出从原告家住房西边到通乡公路2米宽的通道。
另查明,公路南侧争议地在未修建房屋之前,原系一块大田,比通乡公路略低2米左左。大田用从南至北向的直线田埂,分成六份,由原告王甲、被告王乙(以其母潘依富为户主)和王军等六户分别承包,每家以田埂为界为路,从前面(南)到后面(北)的公路边界通行。
案经法官多次组织双方及相邻权人协调和调解,因被告及相邻权均不同意给原告让道,而调解未果。
[审判]案经黄平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承办法官和院法官咨询委员会民事组成员踏戡了现场。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没有证据或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的,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历史通道应当是需要长时间的使用而形成习惯,最终得到大家的认可。本案中,原告主张该通道是历史通道,但没有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经庭审查明,该通道系原告临时借用被告的部分承包地用于建房运输材料通道,非历史通道。对于临时通道,应当在完成建房后予以恢复原状,或者土地所有人或使用人主张权利时应予交还。被告依法修建房屋,在自家承包责任地上搭建院坝,并没有侵占原告的责任地,该通道也不是经往原告房屋的历史通道,故被告没有义务为原告提供便利。被告违反国土部门距公路五米外建房的规定,将主屋与公路之间的承包责任地架空硬化改为院坝使用,改变了土地的使用性质,应由相关部门依法处理,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诉讼管辖的范围,故原告诉请判令被告让出原告住房西边到通乡公路二米的历史通道,本院不予以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八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王甲的诉讼请求。
本案二审法院还正在审理之中。
[评析]相邻关系是最为普遍的民事法律关系,基于相邻关系而引发的矛盾也是最为常见的,以案件的形式进入法院的也不少。我国早在1986年通过的《民法通则》就规定了处理不动产相邻关系的原则。《民法通则》第八十三条规定,“不动产的相邻各方,应当按照有利生产,方便生活,团结互相,公平合理的精神,正确处理截水、排水、通行、通风、采光等方面的相邻关系。给相邻方造成妨碍或者损失的,应当停止侵害,排除妨碍,赔偿损失”。近三十年来,人民法院就是根据这一条法律规定,审理了大量的相邻关系纠纷案件,积累了丰富的司法实践经验。但是相邻关系种类繁多,情况十分复杂,审理中还会存在不少争议,形成不同的观点和处理方向。就本案而言,审判实务中对案件处理就产生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原告的诉讼请求应得到支持。主要理由有三:
第一,被告堵塞原告通道,于理不合。原告建房在前,被告建房在后,原告家从2009年修建房屋至2015年被告家修建房屋附属结构封闭通道期间,就是经由被告家承包地北侧公路外坎上公路的,已经形成了历史通道。现在被告修房将通道堵塞,影响原告的生产生活,应该让道,允许原告家搭楼梯作为通道上到被告院坝再通向公路。再则,此处还是国土批文中明确的禁止建设房屋的区域,应作为公共通道使用,不给出路肯定是不行的。
第二,原告要求从此开通道,于法有据。除我国《民法通则》第八十三条规定外,我国《物权法》第八十四条,对相邻关系引发的纠纷如何处理也作了规定,即“不动产的相邻权利人应当按照有利生产,方便生活,团结互相,公平合理的原则,正确处理相邻关系”。原告要求让路之处虽是被告王乙家的承包地,王乙家享有用益物权,但仍应让道。因为《物权法》第八十七条明确规定,“不动产权利人对相邻权利人因通行等必须利用其土地的,应当提供必要便利。”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从审判的角度对相邻关系中的通行权作了一些规定。主要是:1、一方必须在相邻一方使用的土地上通行的,应当予以准许;因此造成损失的,应当给予适当补偿。2、对于一方所有的或者使用的建筑物范围内有历史形成的必经通道,所有人或使用人不得堵塞影响他人的生产生活,他人要求排除妨碍或者恢复原状的,应当予以支持。但有条件另开通道的,可以另开通道。
第三,原告要求从被告土地上经过,符合国际惯例。从国外大陆法系一些国家或地区的规定来看,不动产权利人必须为相邻“袋地”的权利人提供通行便利。所谓“袋地”,是指土地被他人土地包围,与公路没有适宜的联络,致使不能正常使用的土地。按照这些国家或地区的法律规定,“袋地”土地人可以通行周围的土地以达公路。但应选择损害最小的处所及方法通行,仍有损害的,应支付偿金。
综上,即使原告要求被告开通道路地方属于被告的承包地,也应当准许原告通行。如果被告要求补偿,可以判令原告进行适当金钱补偿,或者进行土地等方面的权利交换。至于通道的宽度和方式等,宽度可以参照原、被告现在房屋间的通道平均宽度予以确定,采取架设楼梯的方式进出被告的院坝到公路。
第二种观点认为,应当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主要理由亦有三:
第一,原告主张的通道不是历史通道。原告为证明自己的事实主张,提供了一张照片,证明该处是历史形成的通道,但与法庭查明的事实不相符。被告方有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国土部门批复、村委会证明、33个村民关于土地来源的证明,2个证人出庭证言和现场相片为证,与法庭现场堪验及2012年航拍照片显示的事实状态一致,足以证明原告主张开通道路的地方是被告家承包责任地,原告家为建房开设的钭坡通道,只是运料临时便道。临时通道在完成建房任务后应予恢复原状,或者土地所有人或者使用人主张权利时应予交还。而历史形成的通道是原、被告之间作承包田边界线和通行路的田埂,该田埂从南到北直抵公路外坎直上公路。
第二,原告未主张从历史通道开路。从历史角度来看,本来原、被告之间有一条从南到北直抵公路外坎直上公路的通道,这是群众公认的,有村委会及证人证明。还有在法官、村乡领导主持,原告方与案外人王丙达成的由案外人王丙房屋处开通道的协议作为补充证明。而现在该条最直最近最便的通道已经被案外人王丙家往西扩建的房屋堵塞,这是客观事实。但原告在第二次诉讼主张权利时,却未主张由案外人让出通道,而是要求被告让路,从被告承包的土地恢复通道。由于所诉非人,故不能支持原告要求被告开通道的诉求。
第三,原告家目前通道被封死,原告亦应承担部分责任。首先,原告当初修房时,就没有考虑从公路这一面直接通行。这从原告将主房建在远离公路的南面,将附房(现平房)建在王泽传家屋后,以及房屋坐北朝南,背向公路,大门朝南开的设计和布局,就可以看出。与现在公路边的房屋面向公路开大门的习惯做法相悖,也与迁到公路边更为方便出行的初衷不符。说明原告当初建房在设计上就没有充分考虑到出行通道问题。其次,这与原告和邻居之间的相邻关系没有处理好有关。《增文贤文》有云,远亲不如近邻,远水解不了近渴。有酒有肉待远亲,大务小事靠寨邻。名言警句和社会实践经验告诉我们,相邻关系十分重要,应当秉承“团结互助,公平合理,方便生活,有利生产”的原则进行处理,这样才会长久和安全。从现场踏堪的情况来看,原告主张的通行处也非唯一通道,本来还可以借其他人的道路通行的。可是,现实状态是周围的不动产相邻各方,包括原告的堂兄弟、族兄弟都不相让,且相继把原告可能借用的通道用栅栏堵塞。经有关领导和法官进行多方调解,包括建议让原告进行经济补偿,或者用土地调换等方式借道均不能达成让道协议,与案外人王丙家达成协议也被王丙撕毁。说明造成此种状况与原告没有处理好相邻关系有一定的关系。
综上,原告主张从被告使用的土地上开道之处,非历史形成的通道,而是原告修建房屋时借被告责任地及公路边界范围开设的临时通道。历史通道是原、被告之间的责任田中为界为路的从南到北直上公路的田埂路,现这条历史形成的通道,实际上被案外人堵塞,而非被告所为,但是原告并未主张实际侵权人让路。故原告要求被告开设通道的请求,法院不便支持。被告是在自家责任地上建设院坝,并没有侵占原告的责任地或者历史通道,不应当让原告承担让路的责任。
客观地讲,上述两种观点均有一定道理,如何取舍还真是两难。但是经认真分析,权衡利弊,笔者认为第二种观点,即驳原告的诉讼请求较为妥当。除了赞成第二种观点的三点理由外,笔者还认为应当从以下两个方面考虑:
第一,处理纠纷不只是考虑现实状况,还要考虑历史原因。正如前述,原告主张从被告现在已经修建完毕的框架结构上开设通道之处,非历史形成的通道而是临时便道,且搭建楼梯转弯上下,确实不便于人畜通行。现被告在其承包的责任田范围内修筑建筑物,其只是违反行政法规,并未侵占原告的权利,这符合常人的理解。另外,当初案外人侵占历史通道扩建房屋时,被告碍于兄弟情面等多种原因没有及时采取措施主张权利,原告应承担怠于行使通行权的后果。再则,原告当初设计建房时没有充分考虑道路通行问题,以及后来没有处理好相邻关系,与现在无路可走的现实状态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应由原告自己承担责任。
第二,办理案件不只是考虑法律效果,还要考虑社会效果。尽管笔者也考虑到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案结可能事未了。但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就是原告的历史通道是被案外人未经批准修建的房屋堵塞了,就连当地普通百姓都认为是原告告错人了,难道我们法官能熟视无睹吗?更何况第三人堵塞道路的房屋未办理任何正式手续,属于违法建筑,如果判决由被告让路,而放开第三人的违法行为不理,那么惩治违法,保护合法的法治效果就大为降低,如此判例不但没有起到好的引领作用,反而可能造成负面影响。更何况,造成四面被围无路可走的局面,原告亦有一定责任。
如果按照第一种观点处理,判决由被告让路,被告肯定不服,首先他会认为,自己没有侵原告的权,既然相邻各方都可以让路,为何法院非要他家让路,而不让其他人家让路,特别案外人也没有任何建房手续,而且堵的是原告家的直路近路。即便要被告让路的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续执行的难度可想而知。
综上所述,尽管两种处理方式均各有利弊,但基于以上分析,笔者认为驳回诉讼请求更为有利、合法。